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动机

              本章节来自于 尊圣杀 http://www.pvgk.tw/402/40262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本是狭长幽邃的夹缝之中,此刻已经灌满了积雪,大致算起来也算是被雪藏了,最艰难的便是那冻结已久的冰块被阿逸击碎后如同巨大的针尖砸落下来,使得阿逸强撑的结界忽明忽暗,直到周围都被冰雪掩埋,便难以出去了。

                  事已至此,阿逸也不想埋怨,而是有些疑惑道:“你身边没有护卫吗,都不管你?”

                  鹿语捂着自己的头顶,看着手上鲜红的血水气鼓鼓的道:“我怎么知道,从昨天中午开始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更别提侍卫了!”

                  阿逸大致也能猜想道鹿梳的想法,就想着把鹿语推销出去,这也是昨日胖虎一去不复返的缘由,但如今被困在不知有多厚的积雪之中,也只能盼着鹿梳能有点脑子了。

                  “喂,你叫辰逸是吧?”

                  鹿语好不容易把血止住了,这会正仰着脑袋擦血,本来绣着精美图案的秀帕被弄得一团血色,阿逸没好气答应一声道:“怎么,很熟悉?”

                  “啊?上次我们见过的是吧?”鹿语这会见到自己处境不是很好,倒是学会拉近乎了。

                  岂止是上次见过?

                  阿逸感觉空气有些稀薄,抬手将结界扩大了些,但胸中气闷不已,结界消耗的灵力本不巨大,但?#20013;?#22826;久便会力不?#26377;模?#22909;在阿逸晋升运神期灵力储备广阔,且胸中金龙升华灵力使得其更加精纯,倒也能坚?#20013;?#20037;。

                  “你到鹿原宗,干嘛来的?”鹿语清理着手上的血迹,心疼的摸着自己的脑勺,随口拉着?#39029;?#37324;短。

                  “我你是他妈的话痨?”

                  阿逸差点被鹿语绕进去,伸手一巴掌打在了鹿语的脑袋上,恶狠狠的骂道:“你再多嘴我把你埋了你信吗?”

                  鹿语哎呀一声,委屈巴巴地盯着阿逸,半天憋不住一句话来,直到沉默许久之后才道:“那个,江鸢是你什么人呀,真的是妹妹吗?”

                  ?#21834;?br/>
                  阿逸和她对?#26377;?#20037;,小姑娘最终还是心虚的低下脑袋道:“本本公主是看在你舍身救命的份上?#30460;?#20320;这些的,出去之后我才好告诉父亲不要为难你!”

                  他父亲敢多说阿逸一句话?

                  “行了,我们出不去了,你别多想了。”阿逸接下了鹿语的话,倒也不是打击鹿语的积极性,而是积雪过于厚重,?#24189;?#24448;外推发是要诺大的力量,唯有从外往里挖掘方可出去。

                  “什么!”

                  鹿语呆了一呆,看样子是有些不相信阿逸的话,突然有些迟疑道:“你是不是想和本公主共处一?#20063;?#36825;样说的呀?”

                  接着她的自恋还不算完,接着用揶揄的目光道:“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出去了我也能和你玩呀,你不用这般的。”

                  “呵呵。”

                  阿逸难得和她多费口舌,盘膝坐下运转流光星火,试图恢复体内流失的灵力,哪知厚重的积雪掩盖了大部?#33267;?#27668;的流动,半天也未有灵力化入体内。

                  这般坐吃山空终有尽时,阿逸不禁皱起眉头来思考如何出去,鹿语又在一旁叽叽喳喳道:“辰逸,你去过外面的世界吗,给我讲讲怎么样?”

                  ?#24052;?#38754;的世界?”

                  阿逸想着这女孩也是命苦,被人洗去?#19988;?#36830;经历的事情都遗忘了,便睁眼道:“很好,但不适合你。”

                  “为什么呀?我听我侍女玲玲说,外面有许多好玩的,?#19978;?#25105;爹爹一直不要?#39029;?#21435;,说外面的人?#26377;?#21493;测。”鹿语不服气得嘟着小嘴唇,冻得有些发红的脸颊红彤彤的像个?#36824;?br/>
                  “玲玲?”

                  阿逸突然笑了笑,这个侍女阿逸曾有一面之缘,行事作风?#21152;?#21463;人指使的风格,故而阿逸扯开话题道:“她昨日是不是告诉你有我这么一号人物,在这鹿原宗好吃懒做?”

                  “对呀也不是,她只是喜欢跟我聊天而?#36873;!?#40575;语躲躲闪闪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什么事在她口中都藏不住。

                  阿逸得到了想要知道的结果,便不再开口说话,毕竟空气稀薄,还是静下心来的好。

                  “喂,你这又不说话了,我好无?#38590;剑 ?br/>
                  鹿语活脱脱成了个话痨,没有一刻是消停的,这会又道:“别人见了我都是那种喜欢的表情,想和我说话都来不及,为?#25991;?#36825;般无聊透顶,莫非你是”

                  “是什么?”阿逸有些无奈,有这么长舌妇在身边脑子都是嗡嗡直响,没个清净的时候。

                  “我说了你别生气啊。”鹿语磨磨唧唧的在阿逸眼皮子下犯浑,不怀好意的道:“你是不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力,反其道而行之?”

                  这话说得,阿逸听完噗呲一声笑出来,这是阿逸半月多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笑容,如同冰川融化大地倾斜般,让人耳目一新神清气爽起来。

                  “哎!你笑了!”

                  鹿语激动地想要直立起身子,却没想到脑袋上的伤口?#40092;?#22320;撞到光幕上,让她疼得咧嘴嚎叫半晌道:“你这屏障也太矮了吧!疼死我了。”

                  “想不到啊~”

                  阿逸的笑容如昙花一现,?#21482;?#22797;了那副冷冰冰的面容道:“你尽然?#40723;?#35753;我开心一会,来吧,我看看你的伤口。”

                  鹿语这次倒没有刚才的扭捏,乖巧的把头倾向过来,阿逸撇开她柔顺的青丝,屏蔽掉钻入鼻腔的细微甘醇清香,找到了一处已经结痂的伤口,细细帮其运气疗养。

                  “对了,你没有你传唤你父亲的?#30460;錚俊?#38463;逸这里所说的?#30460;?#20415;是特制的玉石,可以储存一丝神识,以便外人可以察觉到自己的方位。

                  “啊?”

                  鹿语微微一愣,有些墨迹道:“我我找找。”

                  正找着,鹿语突然抬起头来道:“不行,若是他们来救我们,发现我和你待在一起,就什么也说不清了!”

                  女子名节,阿逸也不得?#27426;?#21152;考虑,况且这还是鹿梳的女儿,掌上明珠马虎不得,故而阿逸迟疑片刻道:?#26263;?#21040;他们挖开通道后,我躲到一边去,你们离去我再”

                  “不行!”

                  鹿语急?#34987;?#24908;的打断阿逸的话,惹得阿逸一阵侧目,只见她低着脑袋堪?#26263;潰骸?#20320;你救了我,我不能让你当个缩头乌龟!”

                  什么叫缩头乌龟?阿逸脸色发黑,头上冒出几道黑线,伸手就要打人,见她可怜兮兮的才放下手来道:“左右都不行,你咋这毛病多呢?”

                  “我人家也想有个好办法嘛!”鹿语终于使出了她与生俱来的撒娇天赋,又是嘟嘴吐舌,又是眨眼害羞,呆萌妩媚的样子是个男人都抵不住。

                  阿逸侧过脸去,语气僵硬道:“就这样定了,快把那玩意?#39029;?#26469;。”

                  “哦~”

                  之后的事情便不概述了,鹿语被一干?#35828;?#25937;了?#20808;ィ?#40575;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送走了鹿语,一个人待在原地等了老半天才道:“小逸,躲着我作甚?”

                  “鹿宗主别来?#25540;Γ俊?br/>
                  阿逸脚尖轻点厚重的冰层,循着打开的洞穴飞身而起,一眼便看见了鹿梳负手而立,看着山下的鹿原宗,广袤无垠的土地上有着无数的富饶。

                  “小逸,我?#24613;复?#19979;?#37117;?#21518;,副家主的职位给你坐。”鹿梳转过身来,笑眯眯的盯着阿逸扫视两眼,丝毫不提及他算无遗漏的‘鹿语?#33529;?br/>
                  这话之中有两重意?#36857;?#31532;一是副家主的职位,这饼子画得又大又圆是要让阿逸心中起意,第二便是要想坐下副家主的?#24674;茫?#36824;需阿逸尽心尽力。

                  “鹿宗主何必拐弯抹角,又在这处心积虑的等我许久,我不稀罕这?#37117;?#30340;地位,我只想问问涵水去世的那一夜,你做了什么!”

                  阿逸当?#24187;?#26377;证据证明鹿梳是杀害涵水的真凶,但如果连逼?#20107;?#26803;的态度都没有,有何颜面去祭奠涵水的在天之灵?

                  “哈哈哈~看你说的。”

                  面对阿逸毫不留情的枪药,使得鹿梳脸上堆满了笑容,他无法将阿逸怎样,只是笑着道:“小逸不想沾染这些是非我能理解,但?#37117;?#30340;仇我要报,你难道不报吗?”

                  “?#39029;?#36920;几斤几两还是能分得清楚,鹿宗主要我做的不过是吸引援军,何必挑拨离间我和?#37117;?#28165;清白白的?#21493;擔俊?#38463;逸冷声回应着,目光转向遥远的天际,心思早就不这上面了。

                  “小逸你糊涂啊!”

                  “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会?#27426;俊?br/>
                  “我可是听闻?#37117;?#27492;次敢与我鹿原、神剑两宗叫板,身后可是站着魅域和言家啊!”

                  鹿梳大话一通,略微?#32536;?#26377;些焦急,但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磅*一般压在阿逸心里,魅域行事诡异倒也无妨,言家是做了何种打算?

                  “不止是魅域大张旗鼓到处征伐,仙界佛界?#21152;?#39740;祟作妖,而言家这群人以为我将小逸你变为自己人,更是暗中勾结?#37117;?#22270;谋我鹿原,真是气煞本尊!”

                  说到这,鹿梳是吹胡子瞪眼睛,阿逸幽幽的瞅了他一眼,这老东西便闭?#29421;?#22068;巴,等了会阿逸才道:“这些与我何干?再说了,简单的纵横捭阖鹿宗主都?#24187;?#30333;?”

                  “小逸啊!”

                  鹿梳急得不行,脸上的皱纹?#32469;?#26102;多了一倍,口干舌燥的道:“你?#24187;?#30333;这里面的道道,若是我鹿原被灭,那便是?#37117;易?#20027;,魅域横行,言家也定然不会心慈手软,你莫不是忘了言淑雅那小姑娘?”

                  “既然鹿宗主知道言淑雅要回去报信,?#32972;?#20026;何没有阻拦?”阿逸眼?#26032;?#26159;看透后的嗤笑,鹿梳的这些伎俩不过是为了借力罢了。

                  那阿逸又有什么可以借用的呢?

                  {ps:猜一猜吧我亲爱的小伙伴们!} (天津小说网http://www.pvgk.tw)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秋雨缘灭的小说尊圣杀仅代表作家本?#35828;?#35266;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22659;?#22788;理!
              尊圣杀最新章节尊圣杀全文阅读尊圣杀5200尊圣杀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秋雨缘灭所?#23567;?#22914;果您发现有任何?#22336;?#24744;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22659;?#35874;谢!
              天津小说网
              云鼎娱乐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爱采乐 上海快3投注技巧和规律 时时彩开奖 甘肃11选5走势图基本 平特网心水主论坛 河南省电脑体育彩票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结果官方同步 陕西快乐10分预测 福彩2019101期开奖号码 上海基诺彩票中奖规则 北京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足彩胜负彩开奖查询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top10 最准平特肖计算公式